洗澡

我的心里一直藏着一件事,每当夜深人讲的时候,我总会想起。

七年前,我23岁,嫁给了我老公,我老公说他很喜欢我的身材,前凸后翘,让男人一看就有一种冲动的欲望。

老公总喜欢抱着我,跟我描述着我们美好的未来,想让我给他生一个宝宝,可我不争气,嫁给他两年,肚子一直都没有反应。

后来老公因为工作的原因,被总公司派遣去了北京驻扎,半年才能回来一次。

我一个人住着很是孤单,再加上老公的表嫂身体不好,我索性就搬去和老公的表哥表嫂一起住了。

老公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,是比他大二十来岁的本家表哥带大的,他们可以说是情同父子。

刚搬过去起初我是想照顾他们的生活,后来就变成了表嫂每天帮我做饭洗衣,甚至连内衣内裤都全包了。

表嫂偶尔听忙碌,则有表哥代劳。

又一次我下班回家,看到我的表哥正在阳台上晾衣服,手中拿着我的黑色镂空蕾丝内裤,伸了伸竟然举起来放在阳光下看。

我不由得脸一红,这是老公俊杰买给我的,他总喜欢让我穿上这些不脱掉,往边一拉就做那是。

表哥是个医生,早些年在公立医院做内科主任,后来退休了之后,就自己成立一个私人诊所,表哥平时在诊所你较忙,所以很少和我说话,我在家也很少看到他。

现在突然看到自己的贴身衣服被表哥拿到手里,脸上莫名的一阵货热。

不过好在表哥看到我并没有解释什么,这件事就被我们两个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去了!

那一年国庆节后,我老公在家待了二十几天就有会到北京去了。

老公刚走,第二天早上我就腹痛如刀绞。

刚好这一天表哥在家,他是医生,所以我就一直去找他.]

表哥听完后让我跟他去诊所做一个常规内科检查,看我是不是因过年大吃大喝吃坏了。

 

结果检查坐下来,结果竟然是患上了急性盆腔炎表哥坐在我的面前,戴着厚重的眼镜,看着我的检查报告。

‘小芳,这次俊杰回来,你们是不是’。。。。。次数多了?

听到表哥这样问我,我的脸又忍不住的红了起来。

我老公一年才会来两次, 也是憋了很久的,这次春节回来的时候,我和他确实每天都要来几次,我们都还年轻。

、  我底下头,微微的点点。

表哥又问道,’以后要嘱咐俊杰,行事前一定要注意卫生好好洗澡,洗干净了才行,要不然你会生病的。|

我不太明白表哥意思,却还是点了点头。】

做完检查报告之后,表哥给我看了一些药,就带我回家了。

我到家的时候 表嫂已经买好了菜,正准备做饭,我的肚子疼也有些好了,

于是过去帮我表嫂切菜,可是一精神恍惚之间,竟然把手给切了。

表嫂立刻让表哥给我的手指头包扎一下,进行了消毒。

我挺郁闷的,没想到还帮了倒忙。

吃过晚饭之后 ,表去外面散步去了,我也会到的房间,打开表哥给我配的药袋子,发现里面还有一些涂抹在下面的外用药。】

看着我受伤的手指头,我有些手足无措了,这些东西我一个人要怎么弄。

就这时候,表哥来敲门:“小芳,你手受伤了,不方便涂药要我帮你一下么?

我一听心里,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。】

我这涂药的地方可是那下边呀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表哥要帮我涂药?

“小芳,你这病千万不要拖着””  一定要从今天开始就要开始涂药,要不然拖着越来越严重,可就不好了。】你手上的伤还有三周半个月的。。。

 

表哥的声音又一次在门外响起。

妇科这方面的出了问题,我心里也是很紧张,就同意了,对着门外的表哥说:“你进来吧”

表哥立刻就推们  进来了。

“小芳你除了有些盆腔炎以外”还有些炎症,我也给你配了一些去炎症的药,炎症的药塞在里面比较好,你手受伤了你不方便,俊杰不在家作为他的大哥也是没办法的事|

 

 

表哥的表情十分和蔼,像是一个长辈一样,让人有种安全感。

 

我就是没多想什么,或许表哥这的真的想为我涂药而已。

““谢谢哥”。我有些紧张的不知所措。

“好了,小芳,不用担心,你现在躺到床上去,把你的裙子往上撩一点”

内裤退下一半。等着我;

 

我有些害羞,站在原地不知所措,表哥转身过去,你快点,我不看。。。好了告诉我一声哦。

我没加思索的还是听了表哥的话,躺在床上,随后将我的裙子撩到肚子上方,然后把蕾丝花边的半透的内裤退了一小下。心里还是有些紧张,,,

如果是在医院里 ,碰到了妇科男医生,我或许还是不会觉得那没不自在,但是面前的是我的老公的大哥 虽然也是一名医生。。。。。。

表哥从边上拖出一把椅子过来,做到了我的面前,然后拿台灯照着我的下边,我只感觉那里有种暖暖的的感觉。。。

表哥轻轻一用力,把我紧紧靠在一起的双腿分开了。】

房间里很是安静,仿佛世界都静止了,我却能清晰的听到我的心脏跳动声音,扑通扑通的 很是有节奏 血液在涌动仿佛山洪就在我眼前,我不由自主的 夹了一下腿。。。。。

表哥拿出来药,随后搅拌一番以后,就拿出来棉签往我下面涂上去。。。。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稻香嫂子

小根,你帮忙照看下玉儿,嫂子去洗澡了!

夜幕降临,看到嫂子和杏儿端起盆朝着屋后的浴房走去,蹲在墙角玩蚂蚁的王小根立刻一跃而起,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。   听到浴房里传出“哗哗”的水声,他小心翼翼地绕到后面去。

正在里面洗澡的何杏儿,根本想不到墙角会有双眼镜在偷窥着自己。

因为他家浴房是在院子里面,外面的院门关着,外人根本就进不来。

至于王小根,从小就有些智障,长的的虽然英俊但是傻傻的早已习以为常。

何杏儿哪里会去防着这个智障傻傻的小叔子呢!

“好白呀”

透过墙上的几个小洞,王小根一眼就看到了何杏儿那一丝不挂的娇躯。

虽然她真背对着王小根打奶浴,只能看到那雪白的美背,高跷的丰臀,和修长的玉腿,还有那两座若隐若现的轮廓,可以就看得他喉咙发干。

王小根以前的确是智障傻乎乎的,头些日子他被人骗去摘果子,从树上掉下来昏迷三天,也不知道是佛祖仙灵还是灵光显现,脑袋瓜子一下子就变灵光了,智商也恢复的和正常人无异。

本来王小根打算告诉何杏儿,可他发现何杏儿不管是喂奶还是洗澡都不防着他,尝到甜头后就这将计就计的隐瞒下来了。

看到何杏儿双手一边打着浴液一边在哪诱人的娇躯上慢慢的游动,王小根心痒难耐,身体不自觉地有了反应。

‘嗯‘’‘’‘’‘’‘’‘’嗯‘’‘’‘’‘’‘’‘’

可看着看着,王小根觉得有些不对,何杏儿在开始冲洗时候她却发出了一声声轻淫的声音’。

而且何杏儿的手也在像刚才那样擦拭身体了,面对那两条互相纠缠在一起的雪白玉腿,还有那只放在高耸柔软上的手,王小根鼻血险些喷了出来。

村里那些老娘们把它当成傻小子,以前可没少在它面前聊如何安抚自己寂寞的事。

所以看到何杏儿的动作,王小根瞬间就明白了她是干什么!

何杏儿在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漂亮,嫁给王小跟他哥一年不到就生了女儿,只可惜刚满月他哥就出了车祸,留下这孤儿寡母还有王小根这个傻小叔子。

自从新婚夜尝到男人的滋味,何杏儿就发现自己那方面需求很强烈,只可惜了男人死的早,让她根本没机会去好好索取。

男人死了半年,虽然她一直克制自己的需求,可终究还是耐不住心里的寂寞。

要不然也不会洗个澡,就忍不住用手排解自己心中的渴望。

安抚着自己那骚动的需求,何杏儿突然想起了王小根,自己这小叔子虽然是个傻子,可长得眉清目秀,而且身体壮的就跟小牛犊子一样,要是。。。。。。

啊 !!!

想到这,何杏儿心中一阵狂跳,忍不住微闭眼睛,那股子刺激感顿时让他声调提高了很多。

随着这声哼叫,趴在墙角朝里看的王小根一下激动了起来!

因为他竟然看到何杏儿的娇躯靠在了墙上,那对浑圆这对着他,柔软的小手顺着平坦的小腹向下滑动,每移动一寸都撩动他的心跳频率。

在看到何杏儿将手指伸向那两条玉腿时,王小根顿时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就像沸腾了一般,感觉身体都快爆炸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看着那只缓缓移动的玉手,王小根瞳孔不自觉的放大。

他已经有些不满足通过这几个小洞窥视那向艳的一幕,恨不得直接将门打开,凑到跟前去, 好好欣赏那只玉手下的美妙。

哇!!!

可当他两眼火热地看着这一幕时,前屋突然传出一声婴儿的啼哭声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,叫的王小根那叫一个抓耳挠心。

这时候女儿的啼哭顿时让何杏儿从那种迷醉的状态中摆脱出来了,有些手忙脚乱的抓过挂在边上的衣服,简单穿好就打开门朝前屋跑去。

正看到兴头上的王小根,那叫个意犹未尽。

都到这关键的时刻了,自己那小侄女怎么来这出幺儿子

“小根 ,小根  ,你去哪了?“””

王小根心里正不是滋味,突然听到何杏儿在屋子里叫自己,犹豫了下赶忙撒腿轿跑向前屋。

“小根,小根你去哪里了”不是让你照顾玉儿麽?她哭成这个样你也不看看。。。。。?

看到王小根冲进屋子里,正抱着孩子的何杏儿立刻寒着脸就训斥起来,可说着说着,她的声音一下就小了,目光停在了王小根的下面那。

刚才王小根蹲墙角那看的浑身热血沸腾,涨的难受,而且他那个家伙本就异常余人,直接将宽松的裤头撑了起来,所以现在的轮廓看起来还是挺吓人的。

“嫂子。。。。。我。。。。。。。我去撒尿了 。。。。。”】

面对何杏儿的训斥,王小根心中没慌,可是表面却做出了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,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挺了挺那骄傲的家伙。

本来何杏儿就一时冲动,他也知道像王小根这样的傻子怎么会照顾孩子。

现在看到王小根 这委屈巴巴的样子,特别是哪傲人的家伙已经成功的分散了她的注意力,她那里还会去责怪王小根。

不舍地将目光从王小根哪里挪开,何杏儿抱着孩子摇晃着哄了一会,坐在床上,解开了胸前的扣子,正当着王小根的面就喂起了奶来了。

这孩子显然是饿了,何杏儿掏出那浑圆雪白的一喂,立刻开心吃了起来。

眼瞧着何杏儿没有背着自己喂奶,王小根也干脆站在边上,一双眼睛贼溜溜的看着。

看着孩子含着那雪白柔软的欢快,王小根喉咙不自觉的咕咚一声吞了一小口水,馋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。

、    “你小子傻站着干什么,快去把门带上,坐在嫂子边上了

可是还没开口,觉察到王小根异样的何杏儿,看到她那直勾勾眼神,不自觉的放到了那高高的翘起的帐篷上,刚才洗澡时那个想法再次出现,强压下心里的狂跳冲他说。

 

听到何杏儿这话,王小根心头一热,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去把门关上,燃后一屁股坐到何杏儿身边。

刚洗过澡的何杏儿,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,一双如水的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风情,胸前半裸半露的雪白。

“嫂子, 你可真美”

 

何杏儿一下没忍住。。。。。。。

Hello world!

WordPress へようこそ。これは最初の投稿です。編集もしくは削除してブログを始めてください !